首页 > 科学探索 > 正文

可用作大脑标记的特殊蛋白 能改善PTSD患者的生活

  研究人员近日发现了一种可用作大脑标记的特殊蛋白质,以表明情感记忆是否可以被改变或遗忘。 目前该项研究仅在动物身上进行,不过研究人员希望这项发现能够让创伤后应激障碍(PTSD)患者重新过上更平衡的生活。

1

  科学家们知道,长期记忆大致可以分为两种类型:基于事实的记忆,我们可以回忆起诸如姓名、地点、事件等,以及一种本能的记忆,我们记得诸如情感和技能等内容。科学家们已经开始相信,这些情感记忆可以被修改,因此也许可以使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潜在创伤得到治疗。

  2004 年,纽约科学家的一些开创性工作表明,如果用β-阻断剂普萘洛尔治疗动物,这使它们能够忘记学到的创伤。然而,这些结果有时很难重现,导致人们对记忆是否可被修改产生怀疑。

  现在,剑桥大学的科学家们已经表明,一种特殊的蛋白质--“柄状”蛋白质的存在,它作为决定神经元之间连接强度的受体的支架,决定了用普萘洛尔治疗的动物的记忆是否可以被修改。如果这种蛋白质被降解,那么记忆就可以被修改。然而,如果这种蛋白质被发现存在,那么这表明记忆是不可降解的,所以解释了为什么普萘洛尔并不总是产生失忆症。

  首席研究员艾米·米尔顿博士说:

  我们训练大鼠将点击器与轻微的电击联系起来,以产生恐惧记忆,这与一百多年前巴甫洛夫训练狗的方式相似。然后,我们通过引入单独的点击器来提醒大鼠这一记忆("重新激活记忆"),并在这一提醒之后立即注射β-阻断剂普萘洛尔。然而,我们并没有看到以前文献中报道的在这种干预之后出现的失忆现象。然后我们利用柄状蛋白的存在来确定记忆是否首先变得不稳定,并发现它们没有。

  这意味着柄状蛋白可以作为可塑性记忆的生物标志物。我们还不知道它是否直接参与了记忆的退化,或者它是否是更深层次反应的副产品。它所做的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途径,是了解记忆的生物化学的第一道门的钥匙。

  这些是非常复杂的机制,我们需要记住这是动物的工作;人类的大脑是类似的,但要复杂得多。我们不认为这会导致电影中的那种情况,例如《暖暖内含光》,主人公可以选择删除哪些记忆。但我们希望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将能够确定使动物的记忆可以修改的因素,并将这些因素转化为人类患者。

  最终,我们希望能减少创伤性情绪记忆的无意识影响,这种创伤会毁掉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的生活。在古希腊的传说中,他们谈到了一种药物,Nepenthe,它使他们忘记痛苦的记忆。我们希望这是在治疗道路上迈出的一步。

  【来源:cnBeta.COM】

网友评论

三日内热门评论文章
热门IT产品
  1. ¥7599
    苹果iPhoneX 64GB
    ·
  2. ¥5799
    三星S9
    ·
  3. ¥4498
    vivo NEX旗舰版
    ·
  4. ¥4999
    OPPO Find X
    ·
  5. ¥1799
    努比亚Z18mini
    ·
  6. ¥1499
    OPPO A5
    ·
  7. ¥1999
    荣耀Play(4GB RAM)
    ·
  8. ¥1598
    vivo Y85
    ·
  9. ¥3499
    坚果R1(6GB RAM)
    ·
  10. ¥3599
    一加6(8GB RAM)
    ·
为您推荐
  • 相关阅读
  • 业界资讯
  • 手机通讯
  • 电脑办公
  • 新奇数码
  • 软件游戏
  • 科学探索